青春岁月 笔下流连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8年08月02日 【字体:

  一圈一圈,在生命的年轮里,岁月的容颜虽渐渐变老,而铭刻在记忆里的那一页韶华却宛如一树鹃花,于某个不知名的季节里,突然绽放如初。 

  二十五年光阴荏苒,二十五载岁月如歌。 

  纵然时光可以如逝水般匆匆而过,同窗之谊却早已根植于彼此心底,绿树成荫。 

  七月,回雁峰下,湘江汩汩流淌,雁城苍翠欲滴。微风吹拂,炙热的阳光在凉风中、绿阴里温和了许多。 

  蓝天白云间,虽然看不到南归的传书鸿雁,重逢的喜悦却早已放飞,爽朗了古城的盛夏。 

  来自不同地域的大学同学陆续来到预定的酒店——衡阳市六合宾馆。虽已二十多年久别,却未曾完全淡忘,任凭记忆依希,仍旧能叫出对方的名字和绰号。 

  于是,久久的握手,长长的拥抱,浓浓的喜悦洋溢于无尽的欢声笑语之中。 

  仿佛,当年的象牙塔内,长发飘飘的少女、风度翩翩的少年又回到了跟前。 

  一切都那么亲切,那么自然,那么美好。所有的,都温馨得如同桌上这杯触手可及的香茗,清新典雅、醇正怡人。 

  人到齐以后,相继换上事前量身定制的文化衫和太阳帽,白色的帽子、湛蓝的T恤,整齐和谐,赏心悦目,意气风发。 

  胸前“九一林专”的字样,格外显眼,书写的已不再是文字的本身,而是当年天之骄子的无限荣耀和万丈豪情。 

  行走在这座千年历史文化名城的大街,立刻成为这雁城之上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将古城所有的眼球,瞬间聚焦于这笑语欢歌、其乐融融的人群,羡慕之情写满了那久久不愿离去的目光。 

  此时,我们心中的自豪和兴奋,丝毫不亚于当年手捧入学通知书的时刻,仿佛那一刻就是眼前。 

  一会儿,就来到了就餐的地方——陆府大酒店。这是一家极具当地特色的酒楼,往来宾客如云,大堂热闹非凡。如果不是早就预订了包厢,只怕就只能望桌兴叹了。 

  大家还是按当年的习惯,按酒量高低分桌入席,我也当仁不让坐在了酒量最大的那一桌,当年的“三剑客”一个也没落下。当然,得留出两个上座的位置,恭候当年的恩师。之所以如此搭配,就是要陪好老师的酒,这也是我们这桌的主要任务之一。要知道,我们这位贵客的酒量可不比我们小。 

  少时,传来了几位迎宾美女同学的高喊:雷老师来了。我们立马全体起身,到门口迎接老师。 

  昔日的学生干事,如今早已是学院的副院长和博士生导师, 

  虽已是两鬓斑白,却是笑貌如初,声容未有太大的改变。 

  一见面,就叫出了我和当年几位得意门生的名字和外号,顷刻,满满的师生之情,洋溢在彼此的拥抱之间。 

  店家的菜式一如旧时的式样,按当地的传统,先上来的是四大冷盘,麻辣风味,菜虽凉而情灼热。之后,其他热菜一一跟上,火锅小炒、美羹点心,十六大碗一应俱全。 

  大学时的味口,立即被高高的吊起,只是当年最喜的“回雁峰”老酒却未曾出现,隐若间有一丝丝的遗憾。 

  老规矩,第一杯一起敬老师,当然是一口干,三杯二盏下肚后,酒量确实不及从前,酒劲一会就上到了脑门。 

  各桌开始轮番敬酒,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仿佛那个七月流火的日子回到了桌上,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平日里的那些客套,彼时的拘谨、那些酒后失言、酒后失态的担心早已无影无踪。 

  杯中流淌的只有那烙在我们记忆深处流光溢彩的如烟往事与那段酽酽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以及宿舍楼前那整装待发的行李和别时的拥抱与泪水。 

  估计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道怎么下的酒桌,第二天早早的就被叫起,一行乘坐大巴前往衡阳北郊的母校——湖南省林业专科学校。 

  这情景让我想了那年的十月,一个刚从农村走出来的懵懂青年,大包小包拎满了手上,面对陌生的火车站广场,茫然四顾找不着北。 

  突然,一条“湖南林专欢迎您”红色横幅跃入眼帘,一下子如同一条失去航向的小船找到了港湾。 

  原来,母校的学长学姐们早已在站口迎接我们,各自的老乡们用亲切的家乡话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 

  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其实,当时大学里的老乡情结也很重,和部队差不了多少。所以,接新生基本上是以地域为单位,以地区为小组。 

  还是那条曲折的大马路,引我们进入校门。只是那些我们亲手栽植的两旁的梧桐,早已长成了参天大树。似乎有些灵性,见到我们的到来,欣然婆娑起舞,迎接久别的归人。 

  母校的名字虽然已几经变更,当年的风貌却早已于记忆的深处定格。 

  这里曾是衡阳保卫战的主场,但当年我们入学的时候,硝烟弥漫战场早已是坡上青青草,翠樟红枫漫,校园内外,鸟语花香,没有了一丁点儿战后的印痕。 

  不用人带路,我们径直来到以前的寝室,经年的风雨侵蚀了那栋两层小楼,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凝视良久,两眼逐渐朦胧,泪影迷茫,昨夜的东风月色中,依旧书声琅琅,雕栏玉砌,朱颜未改。 

  三五个赤膊的小子,提着几桶挤来的冷水,一字排开在楼前的草坪,浑身肥皂泡,嘻戏追逐,边洗边闹。 

  曾经温馨如昨的时光,于泪花中晶莹剔透,而后曲曲弯弯,渐行渐远…… 

  记忆之中最深刻的,还是那由我们几个浪子骚客取名的含笑湖,确实比以前漂亮了许多。江砌石工艺的挡土墙,汉白玉雕栏,斗折蛇行,环湖而立,湖畔柳丝飘洒,湖中碧波荡漾。 

  风来清荷暗香,人至情愫缱绻。 

  只是石拱桥上,我当年的小师妹,花布伞下,掩了朱砂的明媚,那清清浅浅的目光,无言的笑容,飘飘素洁的衣袂,如腊染纯情素描,娉娉婷婷妙曼的身姿,盈盈飘逸,水灵灵欲去还留。 

  如今,她又身在何方,哪般模样。 

  谁说烟花易冷,人事易分。那一段执手流年,曾许下一世情缘,只可惜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此情此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一路走来,食堂、教室、球场、实验室,一如前尘往事,旧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综合教学楼、园林式的办公室,高大挺拔,俊秀气派。 

  一切都好,却枉瘦了那份相思。 

  阳光轻轻流泻,透过树梢的余辉,斑驳了脚下的归程。 

  我清楚知道,此次别后经年的相聚,又将是一场以泪抺面的依依别离。 

  前世今生是注定不能轮回的,那段时光的邂逅,就是你我一辈子的情缘,永远盛开在生命的每一个季节里。 

  饮散离亭西去,浮生长恨飘蓬。待回头,已是烟柳渐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