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奶奶和大黄狗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7年12月29日 【字体:

 

  老人佝偻着身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在乡间的路上喁喁前行,落日的余辉倾洒在老人身上,在灰暗的衣服上映衬出金黄的色彩,瘦小的身影被拉得老长老长。一条大黄狗紧贴其身,形影不离,像一名卫士陪伴并保护着这位老人,时而快步疾蹄,前方探路,时而驻足停留,洞察一切,时而慢步殿后,确保安全。她是黄奶奶,一位羸弱而孤单的乡村留守老人;它是黄奶奶的爱犬,一条同样瘦弱的老黄狗。

  黄奶奶爱养狗,她常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自我记事时起,她家就有狗,从不间断,黑的、白的、黄的都养过。狗确实是最忠实的朋友,每每有人到家来,总是首先听到此起彼伏的狗吠声,然后传来的是黄奶奶厉声呵斥声,狗遭到主人斥责,马上心神领会不再叫,低声哼哼几声,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便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到角落里,蜷缩成一团,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黄奶奶劳动观念强,身体好的时候,干完农活后,她总利用闲暇时间,上山打柴、捋木酱子、采蘑菇、摘茶叶……样样活干的不亦乐乎,件件事干的得心应手。十月份,在经历几天的阴雨后,笼罩山村云雾渐渐消散,一开晴,黄奶奶凭多年的经验,估摸着山上的蘑菇长出来了,便急不可待地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带上忠实的大黄狗直奔大山,去寻觅鲜嫩可口的蘑菇,好让在外工作的儿孙也分享大山的馈赠。那一次,黄奶奶顺利采摘了一篓蘑菇回来了,但大黄狗却迟迟不见身影,直到傍晚,仍不见踪迹。她急了,执意要去找,老伴儿劝都劝不住。夜空下,大山仿佛要被黑幕压垮似的,姿态各异大树成了张牙舞爪的魔鬼,偶尔几声鹰啼鸦鸣,惊走了林中的走兽。本来胆儿不大的黄奶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没有一丝害怕,重走着白天的山路,一束手电光在林间穿梭,她声嘶力竭地呼唤着:“黄狗,黄狗,噜噜、噜噜噜……”声音在山谷中回旋。

  可是大山实在太大了,不容易找寻,就这样,黄奶奶顾不上吃喝,连续三天三夜,终于,在灌木丛中发现了爱犬,此时由于大黄狗被猎人放的夹子夹住了左腿,血已成痂,动弹不得,眼睛早已失去灵光,见到主人的那一刻,欣喜的它用尽最后的力气只够呻吟一声,却仍不忘还对着主人摇动着尾巴。黄奶奶的眼睛湿润了,她赶紧放开夹子,抱着爱犬往家赶,生怕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农村没有兽医店,她只好自己想办法,就像照顾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对黄狗腿伤进行清洗、上药、包扎,并特意到屠夫那买来猪肺和骨头熬汤,为爱狗补充营养。在黄奶奶的精心照料下,大黄狗总算躲过一劫。

  黄奶奶也是个爱热闹的人,但子女有的在城里工作,有的在外务工,为了生计都不能陪在身边,早些年,家里有老伴儿还有儿子们寄养在家的孙儿孙女,加上大黄狗一年至少下一次崽,家中人声鼎沸、鸡犬相闻,煞是热闹。而今,老伴儿过世已经三年多了,孙辈也大了,读大学或参加工作相继离她远去,唯有大黄狗仍陪在她身边。平常和儿女通电话,她总是说“你们工作忙,不要挂念我,我在家吃得饱、穿得暖、睡得香”。听说今年她家大黄狗下了4只崽,她一只都舍不得卖出去,这次我回家路过她家,特意数了一下,大狗小狗共6条。或许是无奈,或许太孤寂,才使她家养的狗愈加多了吧?

  夕阳已经落山,黄奶奶仍带着大黄狗一步三回头,眼睛密切关注着过往的车辆。因为今天是周末,很有可能其中的一辆车是她的一个儿子的,那会突然停在她面前,从车上跳下来的是孙儿孙女,就会紧紧地和她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