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轮回》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7年12月04日 【字体:
    

  经历了一周的书荒,偶然听到一个在西藏呆了三个月的小伙子推荐了一本以西藏为背景的小说。第一次听说它,只是因为它西藏的背景吸引了我,又正值书荒,于是回家就开始寻书。虽然我自认为是个接受新鲜事务还算快的人,却唯独始终对纸质书本情有独钟。

  书带着内蒙特有的味道,在期盼中,到了的手中,暖暖的。暖的不只是因为寄书的遥远,还有买这本书的过程,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中秋大哥竟然托付了三个人从三个不同的地方去买,这本书融入了至少四个人对我的付出。书收到后的一天,他告诉我,家里还有一本,索性和我一起看吧。

  后来和一朋友聊起此书此事,朋友嗔怒,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你买,还有哪里比北京的书还多?上几天又和另一朋友聊起此书此事,这朋友问我,他们为什么要送你书啊?我调皮地说,也许是因为他们要保护我这个稀有动物吧。他们都说,现在看书的人少了,看书的女人更少了。

  撕开快递袋,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种西藏特有的蓝色,一朵带着水珠的莲清新地开在这片蓝上,托着它的还有一片荒凉而厚重的土地。

  也许注定我会爱上这本书吧,随意地翻开书,看到的第一段文字便是我喜欢地那首诗: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

                                                                                       ------------仓央嘉措

  于是,我很快地便被吸引进去了。

  我跟着多多(主人公)走进了西藏。

  我随着多多经历了缺爱的童年,经历了与女儿痛心的分离,我随着多多踏上了西藏的旅程,随着多多用双脚丈量了西藏的从北到南,又从东到西的不同的土地,随着多多用眼睛看了西藏美丽的天空、大地、雪域、森林、湖泊、晚霞、村庄、古寺,随着多多邂逅了一个又一个真诚而善良的人们——张力军、拉姆妈妈、洛桑、嘎马、扎布大叔、布桑、陈博。。。我随着多多痛苦、绝望、感动、流泪、喜悦、幸福。虽然多多总会触动我心里最柔软的部位,但无论情感多么激烈却并不感到压抑,我想我也被西藏的自然美景和灵性神境洗涤了打磨了。

  在这本书中,我第一次被西藏触碰了心灵。当我知道藏族最伟大的情歌王子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流传了有两百多首诗时,我兴奋地向遥远的内蒙发了一条信息:“中秋哥,我还要一本《仓央嘉措的诗集》!”很快,手机一声水滴声:“好!”简单的一个字再一次让温暖涌遍了我的全身。感谢飘沙,让我更加相信这世上有那样一种简单简单清清清澈澈的情谊,我相信也会有一个张力军在我疲惫时借我肩膀,我相信也会有一个拉姆妈妈象母亲一样为我流泪,我相信也会有一个扎布大叔吹葫芦丝哄我入梦,我相信也会有一个布桑愿意在佛祖面前叩一夜长头只为祈求我平安。

  昨夜又轮回到很晚,今天早上睁开眼睛不舍起床,又拿起了它。看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遥远的内蒙又发了一条信息:“我第一次轮回完了。”是的,这仅仅是第一次轮回。一本好书需要阅读两遍、三遍。直到把作者融入到里面的营养都小心地提炼出来了,并且吸收、消化。

  书需要轮回出去几天,有人在等着看。也好,让我把这几天的情感好好地梳理消化了,然后再开始第二次轮回。

                                                     2011年12月11日

  这是我在六年前写的一篇读后随笔了,当时没做任何修改,今天仍然没做任何修改。那时候还不怎么会网购,特别是书。这本书当时很多书店都没有,所以才会有文中购书的这一节。

  还想说的是,后来我又买了三本,全都轮回出去了,无一轮回来了。到现在我也没开始第二次轮回。

  这本书的作者是飘沙,网络上几乎没有关于她的介绍,只找到了她的一段博客:

  《轮回》已经出版多日了,很多朋友问关于写这本书的初衷。

  记得好象易卜生说过这样的话:船若要沉了,先得救出自己。

  这似乎是极端的利己者的口吻,在很多人看来不合适。真的,倘若个个都只想救出自己,或许免不了要和挤车一般,推攘着少有斯文之气,而且挤得门也打不开,无法通行。

  然而仔细一想,若大家都倒在浑水塘里的时候,不先救出自己却也救不了别人。一者,终有筋疲力尽、沉到水底、永远翻不过来的时候;二者,自己在水里惹得一身污泥,如何能把别人送上岸呢?何况,即已安心不救出自己,自然用不到把头抬出水面来看天地。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我们都只能先从自己做起,大到影响这个世界,小到让自己快乐。我想会有许多人想把自己从各种各样的烦恼压力中解脱出来。当然,我更想解脱的是我自己。

  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

                                                      2017年11月13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