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补助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7年11月13日 【字体:

  “爹,你就不要再去吵烦领导。”王友坪看着自己的老爹,一半生气,一半无奈的低声说到。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到县委组织部去领回他“上访”的老爹了。

  “我只是去问一下政策嘛,又没有怎么样。如果他们不解决,我还要到市里去问问呢。”王水生老人嚅嗫着,像个犯错又觉得自己有理、不肯认错的孩子,低着头不断吸烟,却又嘴里犟着。

  王友坪看着有些佝偻、沉默的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老人家可曾经是向前村的名人,周边十里八村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人不认识他的。由于小时候家里穷,王水生只读了一年小学就没读书了,基本不认识几个字。但他为人仗义、直爽,也喜欢帮助别人,村里大娘大爷都夸他是个好后生。从22岁起,王水生就当上村里的治保主任、民兵营长,经常带着枪,在村里来去维护治安,化解矛盾纠纷,有时候也参加公社安排的一些工作。王水生这“官”一当就是26年,中途还任过两年生产队长,直到集体解散搞单干,他才没有当这个治保主任了。

  时间一晃而过,王水生也变成了76岁的老头了。去年端午节,王水生赶闹子时遇到了新屋村老支书李友勤,才知道李友勤因为当了11年村支书,早在几年前就拿了县里的生活补助。

  “你都当了26年的村干部,有没有拿到生活补助啊?”李友勤问王水生。

  “没有啊,没有人告诉我可以领生活补助啊。”王水生十分惊讶。

  “邓水古、曾悠悠、曾小英他们,原来当了村干部的很多人都领了生活补助,怎么会没有你呢?像你这样的老干部不多了啊。”李友勤也觉得奇怪。“你儿子都是财政局领导,他应该知道啊,别人有的你肯定要有。这事你回去一定问下你崽。”

  “我回去问一下看看。”王水生心慌慌的回应一句,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王水生就进城了。

  吃过晚饭后,父子俩聊了一下村里的事情,王水生也说清了此次进城的来意。“和我们一起当村干部的很多人都领到了生活补助,你当财政局副局长,我也当了26年村干部,却没有领到,我这是怎么回事啊,听他们那口气,你也好冇面子。你给乡里的领导打个招呼,看什么时候给我发生活补助。”王水生最后对自己儿子说到。

  第二天,王友坪问过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后,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老爹,并不是所有当过村干部的人都有生活补助,而是要当村支书、主任或者会计十年以上才有生活补助。

  “你是当治保主任,不符合政策规定,不在发放补助范围,我也没得办法。再说,我们会保证你的生活费,你也不缺那百把块钱,这事就算了吧,不要去为难那些领导了。”王友坪最后对自己的老爹说到。

  听了儿子的话,王水生心里很是不高兴。他们当了十年的村干部都有生活补助,自己当了几十年村干部,都没有领到生活补助,太没面子了。再说,自己我都做了26年,就是两年折一年,也十三年啊。都是为共产党做事,为老百姓做事,26年,我就少做了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多少次为了村里、乡里的事情,不是深更半夜出门?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这个面子,也要领到生活补助,否则自己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啊。再说,不就百把块钱的小事吗,这么多人领了独独我冇得,自己儿子是财政局副局长,他不好为了这点钱出面去说,我自己去。王水生决得还是自己亲自去问好。

  为此,王水生叫村里的会计写了个要求发放生活补助的报告,带着报告先后去了乡政府、县老干局、县民政局、县委组织部反应情况。每到一个地方,那里的干部都对他好客气,不停地倒茶,不停地递烟,有的还留在食堂吃了饭。但对他的这个要求,到最后却要么说这事不属于他们管,要么说不符合政策,只能把报告复印一份留下,让领导“研究研究”,看能不能作为特殊情况发放生活补助,让他等消息。可是一晃等了一年多,各个单位都没有“研究”出给他发放生活补助的办法来。王水生不由有些生气了,现在的领导怎么都这么官僚啊,只是忽悠打发老百姓。

  王水生犟上了。他感觉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了他跑了一年多,却没有拿到生活补助的事情,感觉他们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你们越官僚,我就越要去。”他先后三次到县委组织部问能不能发生活补助,后面两次都是自己儿子接回老家去的。

  王友坪也很为此事烦恼着呢。这几年,自己的父亲真老了,不但明显背有些驼,满脸皱纹,而且脾气越来越犟,认定的事就要别人同意他的想法。他的老年痴呆现象也非常明显,教他用手机,教了几个月也没有学会,家里装了个固定电话,他也只会接不会打;总是回忆过去,一件事倒来倒去一天讲几次。反复给自己的老爹说,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政策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确实不好办,叫他不要再去这些单位走了,可他就是不听,如果他真的跑到市里去上访,还会产生更加不好的影响,特别是他一个人跑来跑去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那更加难以收拾。晚上睡觉时,王友坪辗转反侧,和媳妇商量了很久,看来老爹发生活补助的事情,确实非“变通解决”不可了。

  这天上午,村支书突然来带王水生家里,通知他带身份证和信用社存折到乡财政所去一下。具体什么事情,问村支书也说不知道。他只好先去乡里再说了。

  “王大爷,我是乡财政所的所长小廖,你多次要求发放生活补助的事情,乡领导经过商量,决定已经给你争取到了。你把身份证和发种田补助的那个信用社存折给我复印一份,再还给你。”乡财政所廖所长对王水生说到。

  “我可以领生活补助了?”王水生很是诧异。

  “是的,每个月125元,三个月发一次共375元,你过一个星期去信用社看看到了没有。不过,给你发生活补助严格来说是不符合政策的,都是领导变通给你解决的,到村里不能说,免得别人知道了,说我们违反政策,如果有人到县里去举报,那你领的生活补助钱要退出来,我和乡里的领导,包括你儿子王局长都可能会受处分呢。你可记着了?”

  “知道了,知道了,感谢你们的关心。我一定不说出去。”王水生答道。说了很多很多感谢的话,王水生才被廖所长客客气气地送出财政所。

  “王局长,我已经复印了你爸爸的身份证和存折,等下照相发给你。”王水生走后,廖所长给王友坪发微信道。

  “谢谢你,这事你我两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告诉别人了。”王友坪回复道。

  晚上睡觉前,王水生把乡财政所所长说的话告诉了老伴。“一定不要说出去啊,否则对乡领导不好,对友坪也不好。”王水生反复叮嘱老伴。

  过了一个星期,王水生到信用社打了下存折,果然多了375元。王水生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觉得扬眉吐气了。这晚上,王水生睡得特别舒坦,一觉到天亮。

  “记得每个季度往老人家存折里打375元钱了,这生活补助可少不得。”晚上睡觉前,王友坪叮嘱媳妇说。

  这晚,王友坪也睡得特别舒坦,一觉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