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的心事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7年10月31日 【字体:

  局机关二层骨干轮岗,我从办公室调整到教科文股。终于可以不用“白加黑五加二”的爬格子写材料了,我感觉浑身上下清清爽爽。没过几天,妻悄悄告诉我:“老妈好像有心事。”我说不会吧,妻反问:“你难道没发现妈妈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吗?”妻转而轻轻说,今天早上,妈妈开门刚走几步,看到邻居张老师迎面走来就迅速折返回来躲在门后,等听到邻居关门的声音后才出去。

  老妈怕见人?这有点新鲜!别看老妈已经77岁高龄,身体还很硬朗,在寸土寸金的城区觅得一块菜地,种的菜经常供大于求,时不时把青翠欲滴的蔬菜送人,所以她很受周围邻居们好评,她也生性乐观,无论见谁总是满面春风主动打招呼。

  我来到老妈房间,她正坐在床沿低头叠衣服。我挨着她坐下,轻抚她的背,静静地看着她娴熟地翻折码放。她停下来,抬起头:“新局长是不是不喜欢你?”听到这一问,我惊得要“扑哧”笑出声来,看到老妈忧郁的神情,我一下子明白了“老妈的心事”是怎么回事。她一直以我这个当办公室主任的儿子为荣,在她眼里,办公室主任是这个机关院子的总管家,我能干上这个“职务”是相当光耀门楣的,而现在我遭遇了“贬谪”,连她都觉得脸上无光。我赶忙给她解释:我在办公室工作整整17年了,一方面是长年累月加班加点很忙很累,一方面是廉政建设要求工作满5年的就要轮岗。然而,她反驳:“不是搞了17年吗?为什么之前没有5年换岗位?这个新局长才来半年就把你换了。”“以前是因为……”我说了一大堆原因,可她就是认定我“失宠”了。

  这之后,我向老妈又解释了好几遍,但她脸上的愁云反而有所增加。昨天晚上,姐夫来了,见面就对我说:“你终于解脱了,恭喜你!”老妈听了,眼中露出久违的喜悦,又夹杂着质疑:“怎么?他的位子比原来好些?”姐夫说:“办公室一年到头忙,还经常受委屈。现在到教科文股属于支出股室,管理的资金光教育系统就有八个多亿呢!”“哦——”老妈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她终于相信我没有骗她,很是满足地进房间睡觉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就在我和姐夫聊兴正浓时,老妈披着衣服来到我面前:“儿啊,你又没有当过会计,管这么多钱,千万莫搞错了呀!你看电视里演的,那么大的干部都在钱上出问题,你一定要谨慎哟……”灯光下,老妈满头蓬松的银发泛着光晕,眉宇间深陷的皱纹紧拧成沟,我的眼眶顿感有些湿润了,站起身催她“快去睡吧,别感冒了。”

  我知道,此刻老妈又有了新的心事。我搀着她一边朝房间走,一边贴着她的耳朵说:“您教育培养的儿子是不会让您失望的,您尽管安安稳稳地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