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独行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7年07月10日 【字体:
  我平日里作息很有规律,深夜出行的时候颇为稀少,只是有的时候,百转千回的各种缘由,终免不了夜路独行。

  前几天独自到长沙办事,一次夜深外出让我感悟颇多。 

  旅人的心总是难以平静的,纵使老友体贴备至,订了很温馨很舒适的酒店,那颗远离家的心总是悬空着的。夜色涌进来,窗外一轮明月,略有黑云。我翻开书的声音都显得空旷辽远,周遭毫无杂音,让我很不安,酒店凝雅幽寂的环境此刻也成了失眠的毒药。人在他乡,肚子又大闹革命,人有点虚脱,决定去附近的医院买点止泻药,于是,穿了衣服直奔医院。 

  茫茫的黑夜里,远处的天空和大地混为一色,两者之间似镜花水月,折射出的彼此,谁真谁假难分难辨。零零散散的路灯仿佛是天地间凝结的镜面所折射出星点的倒影,路上人影摇摇曳曳,他们也许同一个目的:赶紧回家。 

  无论大城还是小镇,这种街头夜景总少不了。深夜的街,孤寂的影,在任何地方总是有的。失眠是一种难以根治的潜在慢性疾病,每个人,或许说这个蓝色星球上的每种动物,只需要某种因子有意无意地刺激,便会发作。 

  深夜出奇的安静,就算是长沙这座星城,不夜之城的背后,也少不了睡眠,大片的城区已经在梦中沉睡。昏黄的路灯一盏明一盏灭,蚊虫飞蛾不知疲倦地萦绕着灯泡来回盘旋。我走在路灯下,影子拉了好长好长。 

  大约走了百来米,街边的一家夜宵店还在营业,店主是个脸上写满了雨雪风霜的中年男人,油得发亮的折叠桌摆了几个,炉火正旺,不分昼夜。只有一个年轻人在吃着东西,我走过的时间不长,但是每隔几秒钟,他就会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点亮屏幕,然后又摇摇头关上手机。我不知道他在经历着怎样的痛楚,或许是一名出差在外的准爸爸,焦急地等待着新生命的诞生: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刻,一生也就一次,一个生命的十月成长即将直面人世。或许是亲人身体不适,焦灼地等待着医生的发落,盼望着微信那头亲人的平安消息。想着想着,我已经走开很远了。 

  对面百步开外的不远处,路灯的光断了一截,照亮这一截的,是一家水果店的敞亮的白炽灯。我不曾想过,做水果生意如此辛苦,以至于这个点水果店就已经开始忙活着进货了。男人女人并无差别,都抱着半人高的水果集装箱进店,然后放下,然后继续搬运。我和店主说帮他们做第一笔生意,也让他们知道,深夜的深夜,我也未眠。挑了4个夏橙,4个莲雾,1斤圣女果,1斤樱桃。买的不多,结账时店主却意外地向我道谢。 

  药店都已关门,终于到了要找的医院。医院的旁边有一个居酒屋,供人喝酒聊天,类似茶馆。靠窗的地方有一对年轻女子,衣着时髦,隔着玻璃,能看到其中一个女孩已经醉倒在了桌子上,还是一杯杯地往嘴里灌,眼里决堤般地涌出来,嘴里喃喃细语,旁边的女子抚着她的背,把她手里的酒杯拿开。突然,流泪的那个冲了出来,蹲在路边呕得一塌糊涂,一直坐在旁边的女子也跟出来,轻抚着她的背,递上饮用水让她漱口,她的声音不大,在夜路上却能听得清明:“你太傻了,忘了他吧!”。 

  到医院买完药出来,医生叮嘱了几句,我也道谢了多次。深夜的深夜,每个未眠的人,估计都希望抱团取暖吧,互相之间,都有着莫名的关怀。 

  回路上,年轻女子已经不在,水果店的灯依旧敞亮,店主见我路过,冲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夜宵店还在开,折叠桌上的小伙子也已经走了,碗还在桌上摆着。 

  我依旧走在路灯下,影子拉了好长好长。我路过的,不是夜路,而是我们的人生。